AIDS 2020:愛滋 VS 新型肺炎?!防治工作應該互相借鏡

文/馮一凡

安東尼佛奇Anthony Fauci,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認為愛滋防治工作的經驗可以為新型肺炎疫情做出貢獻,我們讓不同的社群參與我們的研究、倡議以及防治工作,這些都沒有因為新型肺炎疫情,而讓既有的資源轉向,愛滋研究以及防治工作仍然在軌道上。我們作為愛滋工作者應該為自己感到驕傲,我們長年以來努力建議社群的參與,直接間接影響愛滋政策以及臨床研究,我們發展嚴謹的臨床試驗協議,讓所有的參與都十分透明,可以被大眾檢視與監督。

我們知道服藥疲倦,很多人已經對服藥感到厭煩,不想每天服藥。我們期待新的長效針劑每六個月施打一次,一年施打兩次,他可以在臨床據點,也可以在外展場所或是家內自行施打,我們知道這是有朝一日可以完成的。

舊金山日落,圖片來源:作者

舊金山日落,圖片來源:作者

我們都知道愛滋防治的舊金山模式十分有效,像是紐約市也是仿造舊金山經驗,作的也非常好。這當中最重要的核心就是社區工作,我們不可能期待一個格格不入的白人到密西西比的黑人社區,教導他們當中有風險的朋友如何使用事前預防興投藥(PrEP),或是洗腦他們如何使用PrEP,這是行不通的。就像紐約市作為大都會,跟阿拉巴馬的郊區城鎮就非常不一樣,有很不同的異質性,但當地社群可以做出各種不同的調整與修正,加上我們了解愛滋感染與船撥有人口與地理特徵集中的現象,

新型肺炎與愛滋疫情的相似在於對於非裔美國人有嚴重的影響,若以愛滋為例,年輕非裔男男間性行為者,相較其他族群有不成比例的較高感染率;而新型肺炎疫情中,非裔美國人基於較初階的職業以一較差經濟狀況的,也有不成比例的高感染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