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14 十一月 2017

【燦爛時光會客室】-《遭政府「關愛」?關愛之家抗議政府帶頭歧視》

2014/07/13

燦爛時光會客室專訪關愛之家創辦人-20140723204813

企劃採訪/陳睿哲、黃勝淋 整理/黃勝淋

一定不少人聽過關愛之家這個非營利組織,關愛之家長年來持續關懷、幫助弱勢的愛滋族群、外籍移民,在國內外都提供弱勢者相關的幫助及服務。難以想像的是,這麼一個非營利的服務機構,卻遭受到社會、政府的刁難與歧視。7/7號,關愛之家成員偕同多個人權團體來到台北市政府前,抗議北市社會局要求派出所「照三餐關心」關愛之家,甚至行文移民署要求不得再轉介弱勢個案給關愛之家,並把現有個案全數轉出。

做為彌補政府不足之處的單位,民間非營利組織往往是站在弱勢照護及社會服務的第一線,但在台灣,他們所面臨的社會歧視與經營困境卻十分嚴重。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到關愛之家創辦人兼秘書長楊婕妤,來和主持人管中祥一起探討關愛之家所面臨的難題。

 

【燦爛時光會客室】-《遭政府「關愛」?關愛之家抗議政府帶頭歧視》

主持人: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庫長 管中祥
來賓:關愛之家秘書長 楊婕妤

 

管:關愛之家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構呢?

楊:最早期是由我個人自力協助愛滋病患和外籍落難移民,後來因為開始關心大陸愛滋村的事件而感到力有未逮,因此在2003年便成立了社團法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

管:在從事服務過程中,是不是有遇到社會的污名化或歧視行為?

楊:的確因為社會仍然對愛滋病患或外籍移民有著負面的觀點,因此一直以來關愛之家的行動都不敢過度曝光。在遷入文山婦幼部時,也因為社區居民的恐懼與偏見而遭遇到激烈的反對與威脅,雖然抗爭因為媒體和社會大眾的同情而趨緩,但社區卻以訴訟的方式要求關愛之家必須搬離,最後是在特別法的通過之下才得以留在再興社區內。即使如此,少數社區居民仍然對關愛之家抱持負面觀感,也持續阻礙關愛之家的行動。

管:7/7號當天的抗議事件是怎麼回事?

楊:關愛之家在有餘力時也關心弱勢的外籍勞工及移民,然而,此舉也同樣讓社區居民有疑懼,時常檢舉關愛之家收容非法外勞。事實上,我們幫助、收容外籍移民的行為並沒有違法,很多個案甚至是移民署轉介到關愛之家的,但北市府社會局長在卻要求派出所必須時常盤查關愛之家,甚至發文要移民署不得再轉介個案,現有的外勞個案也要移出關愛之家。這實在不像一個社會福利單位應該做的事,而我們民間機構就是為了幫助、解決這些政府沒有關注到的邊緣問題,為何政府還要來打壓?這樣對政府、對社會有什麼幫助?

管:社會局副局長王清高之前說關愛之家婦幼部的空間、環境不都符合兒少福利法規,這部分如何關愛之家回應?

楊:實際的情況是,我們大多是短期收容需要幫助的兒童,像是媽媽白天在工作的孩子,關愛之家並沒有違法收容法律所規定的「孤兒」,如果政府願意實際來了解我們的情況之後再來批判、協助關愛之家,我們都能夠接受,也都歡迎。

管:不管是愛滋族群、兒少或是外籍移民的福利問題,都不應該是個人或民間非營利組織的責任,關愛之家的個案能夠凸顯出台灣在社會福利制度上的整體缺失,這是需要我們去關心的重要問題。

新聞來源:公視新聞議題中心【燦爛時光會客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