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14 十一月 2017

【愛在柬埔寨】外來援助逐年減‧對抗愛滋考驗嚴峻

(柬埔寨‧金邊訊)2014-07-23 16:56

在外來援助逐年減少下,我國對抗愛滋病努力,將面臨嚴峻考驗。

過去15年來,我國控制愛滋病擴散努力,獲得顯卓成就。愛滋病成年患者人數,從1998年占人口2%,減至目前的0.7%,提前完成聯合國千禧年發展目標(降至1%)。到了2020年,政府希望實現零新傳染病例目標。

我國每年用以對抗愛滋病項目開支約為5千萬美元,當中90%是靠外國援助,主要是來自全球基金、美國和澳洲政府。

“根據15年來對抗愛滋病和為患者提供醫療的經驗,我們相信在2020年,柬埔寨將不會再有人感染愛滋病。”國家愛滋病中心主任棉清文醫生向記者發下豪語。

要用最少錢做最多事

我國愛滋病傳染方式主要是通過異性性交,娛樂行業女郎、癮君子、男同志和變性人,他們被列為高風險群。據估計,我國從事娛樂行業女郎人數多達3萬6千人,當中許多提供性服務。一年前,國家愛滋病中心和非政府組織合作,開始接觸這些高風險群體,提供血液測試和輔導。

棉清文醫生表示,現在國家愛滋病中心只能接觸到約40%高風險群成員,但在未來一年內,比例可以提高至90%。

他稱,外國已開始削減援助款項,我國須找出“用最少錢,做最多事”的方法。“如何憑借15年來建立的能力,來應對未來財政緊絀,是我們面對的最大挑戰。”

面對法律取締
高風險群躲入暗處

聯合國專家認為,我國不只面對財政問題,高風險群被邊緣化,也是另一值得關注的因素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駐柬代表瑪麗奧迪爾表示,我國愛滋病患者人數約為7萬6千人,當中83%接受抗逆轉錄病毒藥物(antiretroviral drugs);在2005年至2013年間,愛滋病相關死亡病例下降了72%。

她說,高風險群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關注,一些法律反而迫使他們脫離人群,難以接觸。例如,反販賣人口法令禁止妓院,令性工作者只能偷偷接客;地方當局加強取締濫用毒品行動,也令癮君子四處躲藏。

“這些法令驅使那些愛滋病高風險群,如性工作者和癮君子,以更隱密方式活動。這可能導致消除新感染病例努力受挫。”

瑪麗奧迪爾稱,柬埔寨已來到了“十字路口”:未來數年內,外國援助將大幅減少,政府要不承擔更大筆醫療負擔,要不就正視關鍵問題,降低高風險群受傳染機會,否則對抗愛滋病努力將功虧一簣。(柬埔寨星洲日報)

031037-0

我國愛滋病傳染方式主要是通過異性性交,娛樂行業女郎、癮君子、男同志和變性人,他們被列為高風險群。圖為非政府組織在茶膠省向村民講解如何防範愛滋病等性病。(檔案照)

 

新聞來源:柬埔寨星洲日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