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14 十一月 2017

當小娃兒對著我哭泣

20140806-當小娃兒對著我哭泣-640_8c4d7440a1887eb5f056306cf5bb20fa

台北市市社會局發公文要求移民署不得再轉介個案給「關愛之家」,關愛之家秘書長楊婕妤(中)為此帶著機構內安置的外籍、愛滋收容人,在人權團體陪同下到台北市政府向社會局抗議。

當小娃兒對著我哭泣

2014年08月06日12:16

作者:吳傳立(金融業)

無疑,我最愛我的女兒。她最近力氣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好動,抱在懷裡總是扭來扭去,於是我煩躁、生氣。雖然我這麼愛她。

她哭的時候我好心疼,那怕她只是因為媽媽收走了她不該玩的危險物品而撒嬌哭泣。每天晚上老婆去洗澡、我都要費盡心思逗她開心,避免她因為想念媽媽而哭泣。

八月二日星期六,我去了一趟台北市文山區的關愛之家。四十多個小小娃兒。那是午餐時間,有些小娃兒在吃、有些小娃兒還在睡;有些咯咯大笑、有些哇哇大哭。那一個小嬰兒不天真?老婆與我用多少的愛與資源關注我們的可愛女兒,而這些天真的娃兒可知道自己享有多少的資源?

我說我帶來一點微薄心意,一位新住民志工帶我去見一位老先生,旁邊還坐著一位老太太。老太太的雙頰如此深陷,讓人直覺她必定受著身心疾病的折磨,否則不可能形容枯槁到這種程度。

我環顧四周,四十多個娃兒嗷嗷待哺。如果我是這兒的負責人,我要張羅隨時都會斷炊的奶粉尿布~~別往多裡算,一個娃兒每月五千元,四十個小娃兒就是二十萬,一年就是兩百四十萬,而這還不包括水電醫療各種必要的日常生活開支。然後,還有警察時時上門臨檢彷彿這裡是罪惡淵藪,北市府還說什麼民眾檢舉,以後要求移民署不得轉介有需求的小朋友來關愛之家~~但是,官員們要那些無處可棲的小朋友去哪裡?

這樣的案例已經不只一次耳聞了。聽聽創世基金會創辦人曹慶的親身經驗吧:要成立一個植物人安養機構,法令上有種種限制,要有康樂室打乒乓球,有書報間可以看報紙,地上還要鋪地墊防止植物人走路跌倒…。不符合規定,稽查主管機關就來找你麻煩。你想的是救人,官員想的是「符合法令」。你想要救人就得符合所有規定。至於資源不足該怎麼辦?那是你的事情,幫助你安頓這些苦難者不是政府的權責!你養過幾個孩子?孩子半夜感冒發燒的心情你可曾經歷?這裡每一個都是我的孩子,每一個感冒發燒都讓我如此焦心。面對這樣子的壓力,有誰能夠容光煥發?

站在為小朋友舖設的地墊上,我環顧四周,同理心與想像力讓我喘不過氣,我只能匆匆逃離。就在我邁出大門的前一刻,一個不過兩歲的黑皮膚小娃兒忽然對著我哇哇大哭了起來。我不知道他的哭泣是為了什麼,老實說我也不敢去想像。

新聞資料來源:蘋果日報-論壇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