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14 十一月 2017

【愛滋新聞】 國際愛滋病會議》從否定事實到全力應戰 南非樹立對抗愛滋病典範

全球愛滋病肆虐最嚴重的地區,首當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其中南非尤為疫情焦點地區。兩年一度的國際愛滋病會議(International AIDS Conference)18日在南非德爾班(Durban)登場,是繼2000年後第二次成為主辦國。而16年後的這一次,南非要向世界證明,他們對抗愛滋的決心已經與多年前大相逕庭。

2000年在南非德爾班,時任總統姆貝基(Thabo Mbeki)採取「愛滋病重估運動」(AIDS denialism)立場,公開反對愛滋病成因的科學共識,強調「愛滋病是因為免疫系統崩毀而導致,不是因為病毒。」「導因是貧窮、營養不良、健康狀況不佳;而解決方式不是昂貴的西藥,而是緩和非洲的貧窮。」

20160718-121637_U720_M176434_44ee第21屆國際愛滋病會議18日在南非德爾班(Durban)舉行(美聯社)

即便著名的南非愛滋小鬥士強森(Nkosi Johnson)曾在2000年的國際愛滋會議舞台上發表演說,呼籲政府提供藥物給被診斷出HIV陽性的孕婦,以防垂直感染,南非在過去的愛滋處理政策仍然因為總統的立場而呈現消極。哈佛大學2008年的研究指控,姆貝基對愛滋採取的態度,阻礙南非引進西方藥物,超過33萬人因為領不到藥物而死。

但16年後的這一次,當數以百計的愛滋研究人員前進德爾班,現在的南非政府將會展現他們在愛滋病議題上不一樣的面貌。

20160718-121637_U720_M176442_8748第21屆國際愛滋病會議18日在南非德爾班(Durban)舉行(美聯社)

南非如今已經是全球愛滋預防與治療的重鎮,政府宣稱擁有世界最大的HIV藥物治療方案。南非人的預期壽命,也在經歷前任政府時代的低迷後,從57.1歲回升到62.9歲。

然而,即便政府已經盡力而為,南非仍然是全世界愛滋病感染人數最多的國家,有680萬人仍然與HIV病毒共存,而當中只有一半獲得治療。比爾.蓋茲(Biill Gates)就在南非首都普勒托利亞(Pretoria)中,呼籲人們「如果我們沒有行動,過去15年來撒哈拉以南地區的所有辛勞,都將付之一炬。」

 

20160718-121637_U720_M176440_9fb1第21屆國際愛滋病會議18日在南非德爾班(Durban)舉行,美國名藝人皇后拉蒂法(Queen Latifah)參加16日的音樂會(美聯社)

南非政府為此也正在推行新計畫,追求在2020年以前讓獲得治療的人口增加兩倍,例如在約翰尼斯堡北部貧困的亞歷山卓區(Alexandra),設立像自動提款機一樣便民的取藥窗口。

這些相似於自動提款機的機器,將會被放在一間購物中心裡,預期在下半年啟用。人們可以走上前,將他們的醫療註冊號碼輸入、或是透過螢幕顯示器和藥局人員聯繫,就可以撿選處方簽,然後立即取得他們的藥物。

透過取藥窗口的增加,這項新計畫將預期可以為HIV感染者節省更多排隊、等待拿藥的時間,平均每人省下將近4小時。

而另一項計畫則位於黑人社區索維托(Soweto)。在這裡,尚未感染的異性戀年輕人為新計畫的第一個受試族群,因為這項藥物著重在預防而非治療。

貝克博士預期,這項計畫「有點像是家庭計劃的概念。」因為在南非,每一周都有大約2000名15至24歲的女孩和年輕女性受到感染,但要求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節制慾望、或是忠誠於單一性伴侶,對政府而言有些棘手,而對南非盛行的「包養」文化來說,年輕女子要求年老性伴侶戴保險套,也有一定的難度。

這項新計畫之所以可行,也就是在於此:預防愛滋不再只是男人或保險套的工作,女人也可以像服下避孕藥一樣服用抗HIV藥物,每個人都可以自主控制、防禦愛滋病。

然而南非還是面臨挑戰,在這樣經濟遲緩、並且人民對公共設施不足的抗議頻仍的國家,要如何持續買進這項昂貴的西藥。南非副總統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日前投書媒體便表示:「很明確的,擁有世上最大的愛滋治療計畫並不足夠。」

不過,愈來愈多的人活下來、而且勇於發聲。國際愛滋會議前夕,數以百計的老奶奶聚集到德爾班的國際會議中心,要求政府給予父母罹患愛滋病的孤兒更多照護。

「當有人聽到自己被診斷出HIV陽性時,他們走到我的機構裡問我:『我還能再多活幾年?』」對長期致力於愛滋病抗戰的這些奶奶而言,如今政府的努力,比起過去,讓她們看到了一絲希望,「我總是回答他們,『如你所想要的久。』

新聞及圖片來源:風傳媒 2016/7/19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