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14 十一月 2017

【關愛向前行】關愛之家電子報 創刊號 發刊詞

圖片來源:關愛之家創辦人 楊婕妤

 文 / 關愛之家創辦人 楊婕妤

過去關愛之家會訊雖然定調為年刊,然而在沒有專責的人負責之下,常常無法按著每年一期的計畫出刊。如今我們決定挑戰更有發刊壓力的電子報,自我要求每個月固定時間發刊一期的「關愛之家電子報」以及不定期發行專刊。

 

如果說採用電子報的型式發行關愛之家會訊,其目的是在呼應越來越多支持關愛之家的善心朋友的建議:1.跟隨環保潮流2.節省紙本刊物無形中的浪費3.讓長久以來支持關愛之家的朋友們,透過電子報深度地瞭解關愛之家現在努力的方向;4.我們有什麼迫切的需要。經由電子報連結到關愛之家官方網站其他資訊的延伸閱讀。

 

回顧關愛之家歷年發行的會訊,版面經歷了單張小報紙的格式,改版為雜誌型態。特別是在2009年,經汪其楣老師的特別指導,讓關愛之家會訊改頭換面,不只在編輯方式精進轉型,版面編排更力求格式統一,同時在文章內容也做了分類。但我們很少在會訊的文章裡不斷地表彰我們做了多少事,我們更不會在文章裡訴苦抱怨。唯一不變的就是以工作夥伴、志工、個案說自己的故事,分享別人的故事為主軸,因為這些點點滴滴都是關愛之家的家人共同凝聚愛的力量。

 

投入愛滋感染者關懷與直接照顧的工作,一轉眼就過了30年,從一個人懵懵懂懂的服務開始,到現在關愛之家已經是一個團隊的力量,而我們仍深深地感受力有未逮之處。從1986年創設草根的住所,憑著給愛滋病人一個家的信念,一直支撐到現在。從初起時想著只要做個三、五年,等待政府介入更多資源提供照顧,自己就可以功成身退,去實踐環遊世界的夢想。然而不管是愛滋照顧,還是落難外國人的服務,至今仍然困難重重,許多難以突破的瓶頸及新的挑戰接踵而來,越來越多住進關愛之家的家人需要我們的陪伴,不管是短期停留的過客,還是入住後就無法在離開的朋友,他們都是我們難以卸下的責任。

 

2003年在藝文界、醫護界、「三犬基金」等企業界,及各方善心人士的加入與協助下,正式向內政部登記創立社團法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唯因社會大眾的偏見,愛滋關懷社團及感染者卻仍處於弱勢,中途之家的服務工作困難重重。再加上目前長照安置機構普遍不接納感染愛滋病的嬰兒、幼童、青少年、婦女、成人及長者。方促使關愛之家決定繼續堅持這份使命,經三年多的努力,透過一般社會大眾以各種型態表達愛心,終於獲得慈善企業家之認同及鼎力支持,於2011年11月正式成立財團法人台灣關愛基金會,以便進行更完整、更全面的收容與照護工作。

楊捷(婕妤)女士的榮耀孩子們是我們心中永遠的牽掛
圖片來源:關愛之家

這麼多年來,大家一直在討論這個隱藏在社會角落的愛滋中途之家,常常因為地點及住民身分曝光問題而被迫不斷遷徙,為了讓住進這個家的住民,能感受到這個家能夠帶給他們穩定的力量,在這裡的生活又充滿愛與溫暖,1998年韓老師建議以「關愛之家」為名,表以傳達關懷愛滋感染者的一個家。回想當時社會大眾對於疾病的不了解而產生恐慌,進而對愛滋病人的誤解衍生許多的歧視問題,當然也造成了這個家總是四處漂泊遷徙。

 

30年漫長地走過,大家在面對愛滋病毒感染及愛滋病患仍存在著看不見的鴻溝與偏見,這從關愛之家一再努力尋覓合適場所,甚至設立了基金會,以利符合法規成立附設兒少照顧機構及長期照護中心,至今仍是屢次挫敗,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了主管機關的無能為力,同時瞭解到社會大眾對愛滋的態度仍難以從排斥與歧視轉變成接納與關懷。

 

20年前(1997年)中華道明會德國籍的葛道明神父介紹天主教白冷會瑞士籍傳教士白衛理兩位天主教神父來請我幫忙安置照顧在台灣落難的外國人 ,因而悄悄地開啟了關愛之家「落難外國人其所生子女」的協助工作,這一份工作更是人道精神的服務延伸。在眾多逾期在台的落難外國人中,不乏因身染重病,需要醫療救助,無法在短期間內就可以接受移民署遣返,甚至還有多位外國朋友因病況不樂觀,而無法順利返鄉落葉歸根;也有人口販運的受害婦女,被迫滯台從事性服務工作;目前最大比例的卻是新移民婦女、移工婦女及其所生子女的生活、生產及醫療的服務,甚至這可以說這個族群的服務量不斷地屢創新高。我們照顧這越來越多的「無國籍」孩童,這麼多年來,我們從始至終儘量維持低調的只做不說。

20140806-當小娃兒對著我哭泣-640_8c4d7440a1887eb5f056306cf5bb20fa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若非2年多前,前台北市社會局長因太多民眾打1999投訴電話,而引發社會局要求各局處對關愛之家特別關照之後,在人權團體及婦女權益的民間組織及友團的支持下,前往台北市政府前召開記者會訴願。最終獲得社會大眾對這份工作的認同。

 

看著這麼多無辜的孩子陸續在關愛之家出生,並順利地與他們的父母包裹著滿滿的幸福及健健康康地回家,這就是成就一個圓滿。這麼龐大的外籍工族群,高額借貸並離鄉背井到台灣來打工,不外乎想要讓他們家的境遇及生活獲得改善,更期許自己的未來能夠有錢成家立業。但他們在台灣各個角落哩,被迫隱藏著逃逸的身分,以及挺著身孕繼續工作,並冒著胎位不正的風險在家自己生,甚至生產完沒有好好休息就繼續勞動賺錢。當我們看著他們孤苦無依的眼神,渴望需要被幫助的無奈心情,似乎他們的處遇跟台灣的愛滋病人一樣無助;但基於人道服務的精神,將心比心地看待他們所遭遇的難處,我真的很難讓自己視而不見。

 

受愛滋影響族群與落難外國人的照顧與關懷,早已是關愛之家目前的兩大核心工作,同時也是我們無法懈怠,持續關心的社會議題。

 

在關愛之家電子報創刊號發刊之際,我期許關愛之家的愛滋照顧與關懷工作有第二個30年;落難外國人的服務工作也一起齊首地走進第二個20年。我們也知道這兩項助人的工作特別艱辛,因此更期許全體關愛之家的同仁,在我們有能力伸出援手幫助別人時,絕對不能帶有任何驕傲的理由去拒絕需要被幫助的人們;更不能用敷衍了事的態度去斷絕需要協助的朋友們,因為他們每一位都是關愛之家最親愛的家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