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1 十一月 2017

【志在關愛】我在關愛之家的移工朋友


圖文/關愛之家志工  簡郁珊

因網路火速廣傳關愛之家的需求
很多網民自發性發佈轉貼分享
關愛之家的特別之處就像故事成為傳說
讓我決定挪出時間探訪有好多寶寶的家
藉由自己常上網搜尋資料的習慣,無意間看到「文山關愛之家目前照顧很多小寶寶,短缺的各項需求有….」的消息,看似一般社福團體需求募集的消息,卻發現很多自主性很高的網友發佈原創貼文,另外還有更多自發性更強的網民不斷以複製、貼上、轉傳再分享的方式快速貼文,使得這一則與關愛之家的信息重複再重複發送。我心裡想著,關愛之家既然受到網軍高度關注,他們應該有許多特別的地方。因此,當下我立即觸發了再怎麼忙也一定要排出時間,探訪那個傳說中有好多寶寶住在一起的家。

我喜歡小孩所以吸引我想要去看孩子
這麼多這麼小被遺棄還帶著愛滋
未來要怎麼面對社會上不同的壓力
想的越多越覺得這些孩子真的令人心疼
我本身就非常喜歡小孩,看到那麼多可愛的孩子在那裡生活,
就很想去瞭解關愛之家,究竟那裡是什麼樣的地方?行前先透過網路蒐集的資料,看過之後才知道文山關愛之家以收容愛滋病患與垂直感染的孩子為主,第一次到那邊參訪時,很擔心該怎麼接觸他們,甚至不知道要怎麼照顧他們會比較好。但是,當我走進文山關愛之家婦幼中心之後,看到了在這裡生活的孩子比我心中想像的還要多更多,他們的年紀一個比一個還幼小,所帶給我的第一個感受就已經夠震撼了。再加上我心裡面的念頭就變得很錯綜複雜,「他們還這麼小就被遺棄在關愛之家,帶有愛滋病的他們,以後要怎麼面對社會上不同的層層壓力….等等。」想的越多越讓自己覺得這些孩子真的令人心疼。

帶著豐富的網路資訊到關愛之家
才驚覺發現資料錯誤一直延續著錯誤

原始發文沒有負擔社會責任地去做任何更新
感染愛滋的孩子幾近終結
受愛滋影響需要接受照顧的孩子驟降
帶著網路裡面的資訊雖然有了心理準備,還是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來到關愛之家;
經過這裡服務的工作人員初步簡介了關愛的歷史軌跡,實地與保母媽媽及志工媽媽開心地聊聊他們所認識的關愛之家;甚至還很難得的遇到非常忙碌的創辦人楊姐親自跟我們說她與關愛之家連結著血淚的故事之後,我們才發現我們一直在接收到訊息內容竟然有那麼多都是錯誤的,原始發文及轉傳的廣大網軍,沒有人會面對社會責任去做更新。而我所認知的是這裡都是垂直感染愛滋的孩子,是我對於母嬰傳染可以經由阻斷與預防投藥進行很有效的隔絕風險的不瞭解;甚至對於愛滋照顧的方式與心態還是處於一知半解的狀況。所以,我才會誤以為這裡收容的都是「愛滋病患與垂直感染的孩子」。然而,他們還沒有完全絕跡,關愛成人愛滋重症的長期照顧需求仍持續地增加中;關愛受愛滋影響的孩子需要接受照顧的比例也驟降到幾乎沒有的情況。

因為關愛看到社會底層隱藏的需要
收容安置對象增加人數也跟著攀升
同理心與人道救援以和善對待移工
大愛無私的楊姐與愛無國界的關愛
無條件收容與安置移工媽媽與孩童
這幾年的關愛之家因為看到了社會底層隱藏的需要,服務緊跟著一步步的在調整,其過程更是不斷轉變。現在的文山婦幼部所收容安置的對象增加了,外籍移工媽媽與她們所生所育的子女的安置照顧工作,早已成為這個中心最大的服務量,而且接受照顧的人數還持續不斷地攀升。很多人無法用同理心的感受與人道救援的重要性去和善地對待他們,使得來台工作的外籍移工面對生活已經非常不容易,還要受到畸形的社會觀念標籤化所產生的歧視。有些媽媽因為懷孕來到這裡,生下了孩子之後,再回原雇主繼續工作。當然有部分的媽媽因為遇到無法解決的困難,只能偷偷地拋下孩子,離開關愛不知去向。還好有了大愛無私的楊姐,有了愛無國界觀念的關愛之家,無條件的收留了他們及孩子們,減少了移工媽媽獨自面對生孩子的風險以及無力照顧孩子被迫遺棄所造成的社會問題。

照顧孩子從沒有經驗到駕輕就熟
孩子們臨場出題隨機考驗像實習老師
同時體會媽媽照顧孩子有多辛苦
回想這一段過程的點點滴滴
的確讓人一輩子都忘不了
在關愛之家當志工,一開始接觸到這些孩子的時候,其實我的心裡是很緊張的。雖然我很喜歡小孩,卻從來都沒有實際照顧孩子的經驗,像換尿布、沖泡奶粉、餵奶等等,這些任務對我來說都是大的挑戰。記得我剛開始學著照顧孩子的時候,孩子怎麼抱就怎麼哭;餵奶就會遇到被吐奶;換尿布就被尿尿噴灑在身上;尿布裡的便便有時還會多到溢漏出來。到後來,我會判斷他們哭是為了什麼;換尿布、泡奶….等等,寶寶吃喝拉撒的問題都難不倒我。漸漸的開始有了成就感,同時也體會到媽媽們照顧孩子有多辛苦。「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成經驗,四回變老手,五回可教人」,用這一句話來形容我在關愛之家當寶寶陪伴志工的成長,很像參加了速成班、加強班、魔鬼班的特訓,每次在服務現場,每個孩子都變成很專業很重要的實習老師,很自然的就給我術科臨考,甚至還隨機出題考驗著我們的反應能力
。回想我從完全都不會,慢慢地進步到駕輕就熟,所累積的經驗與孩子是串連在一起的情感,這些一個個日子所堆疊起來的一切,更是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最開心孩子認得我叫我名字要我抱抱
看著他們長大變成是一種樂趣
更有一種看見自己的孩子長大的感覺

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先想到孩子
我以療癒作為陪伴他們也在安慰著我的憂鬱
來到關愛之家當志工,最開心的是孩子看見我才踏進關愛之家,就聽到孩子們搶著叫我的名字––郁珊姐姐;看見我告進防護欄干,孩子們紛紛衝過來向我要抱抱;還有就是孩子的臉上單純的笑容。這些點點滴滴的滋味,我早已經習慣把看著他們一天天長大變成是一種樂趣。接觸關愛之家大概快兩年的時間,看著他們從躺在嬰兒床,到學爬行會站立,搖搖晃晃走路到跑著讓你追不到,聽著他們咿咿呀呀學講話,就有一種看著自己孩子長大的感覺。每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會在第一個時間想到孩子們,更直接想到關愛之家看看他們,用一種療癒的感覺陪著他們玩遊戲,這個過程中,還不如說是他們在安慰著我們憂鬱深邃的靈魂,讓我所有不好的心情都在瞬間退散。

我想要守護孩子們的笑容
陪伴是我目前可以做得到的事

認識媽媽也讓自己開始接近他們的文化
他們跟我們真的沒有不一樣
透過陪伴瞭解他們的需要
讓孩子可以選擇自己的快樂童年
我一直很想要守護這些孩子們的笑容,雖然還沒有辦法替他們做些什麼,我想….最能做的就是「陪伴」,偶爾可以帶他們出去玩,他們就會開心的不得了。其實我也有一點心疼,在這個愛玩的年紀卻不能常常去探索外面的世界,剛開始帶他們出去,就會感受到他們對外面環境因為陌生而沒有安全感的害怕,那是因為不常接觸也不熟悉,使得他們都無法放鬆開開心的玩耍。來到關愛之家當志工,另一個收穫大概就是跟這些媽媽成為朋友,一起聊天讓我更了解他們;透過吃他們親手做的拿手菜,更進一步接近他們的文化,感受到他們想家的心情;聽他們說家鄉的故事….,他們跟我們真的沒有不一樣,希望政府能正視外籍移工存在台灣的事實,早已累積許多層次的問題;同時也會希望出現更多有心人,能多來關愛之家長期陪陪孩子,給予他們必要的與急迫需要的幫助,讓他們有個可以自己選擇的快樂童年,平安幸福的開心長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