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14 十一月 2017

【關愛故事】1200個孩子的媽

圖文 / 文山關愛之家  社工  王冠婷

咪咪媽媽,楊婕妤

時代更替    社會轉變
從愛滋寶寶到非本國籍寶寶
物換星移    唯一不變的是「愛」
大家最習慣叫她「咪咪」媽媽

咪咪媽媽,阿姐,楊姐,楊捷,楊婕妤,都是不同人對他的稱呼,她是孩子們、媽媽們、兄弟姊妹們、長輩們常常提到的,更是許多人共同認識的那一位朋友…,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這麼多年來,至少有 1200 位成為關愛之家彼此扶持愛護的家人,每一個人最習慣叫她的還是「咪咪」媽媽。

咪咪媽媽披著一頭烏黑的長直髮,總是以燦爛綿延的笑容迎人,她充滿關愛的神情,透過她晶晶亮亮的眼睛,傳達最溫暖的感受進入我們的心坎裡。每一次見到她,總有一大群孩子圍繞在身邊,從愛滋寶寶收容經驗,到非本國籍寶寶的到來,時代在更替著,社會在轉變著,一切的物換星移,她唯一不變的是「愛」。

愛滋寶寶減少    非本國籍寶寶增加
他們都是關愛寶寶    都是關愛之家的孩子
他們很不一樣    跟一般的孩子也沒有什麼不一樣
需要我們更多的愛與陪伴
1997年許多愛滋寶寶開始出現、感染者母親帶著孩子流浪,在他們孤苦伶仃無處可去最無助的時候,是咪咪媽媽悄悄地伸出讓人覺得很溫暖的雙手,握住每一隻顫抖手緊緊牽著,在關愛之家陪著一個個早已放棄了希望與看不見未來的他們,一起感受著他們苦難的折磨,陪伴他們繼續走向未完待續的缺角人生。

受愛滋影響的寶寶減少了
關愛之家有了變化
走進關愛再離開
很多人都沒有發現真的不一樣了
在那個對愛滋相關最基本的認知仍是最懵懂的時空背景下;防疫單位對於感染愛滋人數持續飆升的年代裡;醫療界對於愛滋感染者的病情控制仍束手無策的狀態下,咪咪媽媽早已扛起許多人都認為是這個族群甩不掉的包袱,永遠是社會成本最沈重的負擔。在時代巨輪不停歇地狂奔,社會觀念的開放與移轉,以及醫療技術大幅度的不斷躍升進步下,受愛滋影響的寶寶慢慢地減少了,關愛之家婦幼中心這樣的變化,很多人走進文山關愛,離開這個地方都沒有發現它真的不一樣。

關愛之家照顧的孩子沒有減少反而增加
猶如無縫接軌地承接了非本國籍寶寶
還有許多無助的非本國籍移工媽媽
他們都是關愛寶寶
他們都是關愛之家最親愛的家人
接續著出現在關愛之家的孩子沒有減少,反而猶如無縫接軌般地多了更多,一大群帶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膚色深淺不一的孩子,讓許多人感覺到這些孩子很不一樣,卻與一般我們身邊的孩子都一樣,有很多元的生活需要與有更多的愛與陪伴。只是很多人都還不清楚,也不瞭解,甚是納悶,卻不知道關愛之家婦幼中心早已呈現多元生活與文化的變化與融合。有這麼多非本國籍的關愛寶寶一個接著一個在關愛之家誕生,一個接著一個無助的媽媽帶著他們剛出生的孩子走進關愛之家請求幫忙,咪咪媽媽為他們尋找醫療資源、安排安置場地與生活起居照顧⋯,每一項任務在她身邊的人來看都會覺得是特別艱困又沈重的,當她看見了每一位求助的媽媽開始有了笑容,關愛的孩子每天都健康平安地綻放純真笑臉,她所有的辛勞與疲憊都在瞬間消除了。天色仍暗著光,咪咪媽媽早已忙著照顧搖醒她的孩子們;才漸漸露出魚肚白的曙光,咪咪媽媽從不喊累地繼續奔波、追尋一個可以讓孩子們更穩定的生活。

圖照來源:風傳媒 2014/7/7「踐踏移工與愛滋病友 民團轟北市府好大官威」

我們要保護的是孩子
讓她們都能夠有機會平安健康地誕生
不應該因為身分問題而被犧牲
讓她們有一個有未來的明天
或許有人會產生質疑,關愛之家為什麼要幫助這些移工們?但在咪咪媽媽的心中一直都很清楚,不管他們是誰?遇到了什麼難題?做了什麼令人不堪的事?當她們孕育了另一個生命,孩子變成為是一個全新的個體,不管她的母親是誰?不管她的家人做過了哪些好事壞事?我們給予母親一個協助,也是讓這些孩子都
能夠平安健康地誕生在這世界的機會。所有孩子不應該因為母親的身分而被犧牲或被置於飢餓、危險或疾病侵襲的環境中,我們要保護的是這些孩子們,讓她們有一個有未來的明天。

溫馨感恩的五月
母親節在關愛之家這個大家庭倍受重視
一則一段一張張的照片與祝福

來自海內外的關愛寶寶獻上的祝福與思念
咪咪媽媽露出了微笑
心在平靜與喜悅看著關愛寶寶長大
五月是一個溫馨的日子,也讓這個季節裡充滿了感恩,在母親節的前夕,咪咪媽媽手機訊息提醒不間斷的響起,來自國內、海外四面八方訊息不約而同狂湧而來,有成家立業受愛滋影響的孩子、出養到國外的寶寶、回歸家庭生活的寶寶家庭,與母親平安回國的寶寶們,捎來一個個充滿愛的祝福與最幸福的想念,看著關愛的孩子一張張長大的照片與我們記憶裡的變化,咪咪媽媽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忙碌的一天也一天接著一天,每天都是全新的開始,每一天都充滿著令人驚奇變化,而我們的心在平靜中帶著無限喜悅,看著他們一天天慢慢長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