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17 一月 2018

【新聞剪報】我與移工共事的日子

文/狗狗

那艙底凹槽狹窄,連鑽下去都很困難,然而我和移工們仍要想盡方法把油擦拭乾淨。於是,有一移工每清完一格就學猿猴叫一聲,以示抗議,我由叫聲中知道他的進度……

 

公司第一次建造遊艇

多年前應徵遊艇公司清潔組長,經理問我:「這工作需要與移工配合,你會如何帶領他們?」我承諾:「不管是什麼任務,只要他們不會做、不敢做或不要做,我都會先做一遍給他們看,然後才來要求他們。如果我自己也弄不明白,就去請教先進,一切以完成工作為目標。」他點點頭:「你錄取了,試用期三個月。做得好,我給你加薪;做不好,你自己走人,不要我來趕你。」

公司第一次建造遊艇,施工各方面均追求高標準,然而沒有經驗,大夥只能摸索進行,不是無法達到外籍驗船師及船東監工的要求,就是工種施工順序沒協調好,一再翻工,費料又費時。譬如,管工師傅將各管路接頭連接起來,還未壓磅檢查,木工就把外牆、地板封起來,塗裝、噴漆。檢測管路時,到處漏水,我和移工將各外板拆除,水除淨,然後各師傅們又得重做。主機試車時,油管爆裂,噴得滿機艙都是油,那艙底凹槽狹窄,連鑽下去都很困難,然而我和移工們仍要想盡方法把油擦拭乾淨。於是,有一移工每清完一格就學猿猴叫一聲,以示抗議,我由叫聲中知道他的進度。

因我是學工程的,且有堆高機及天車執照,有些裝備就與移工們合作,直接從庫房吊運到船上,固定好後立即保護,以免遭破壞。多數裝備不僅昂貴,還是從國外進口,如大理石餐桌、按摩浴缸等,稍微碰損都不是我們賠得起的。

船上工作危險又辛苦

這艘遊艇最終因各工程沒配合得宜,未能如期完工,船東考量需求,將它拖往他國繼續建造。雖然很可惜,但公司因此學到甚多技術,並打出了知名度,和代理商建立起良好關係,陸續簽約建造其他多艘遊艇。而各國遊艇船途經我國沿海故障時,也會請我們去維修。

當報修清洗油櫃、汙水櫃、穢水櫃、灰水櫃時,我們得忍受著惡臭、油汙,全副武裝地戴頭罩、防護鏡、口罩,穿防護衣、鞋套,以爬、跪、蹲、臥方式工作。為防止中暑、中毒、暈倒及氣爆,通風機跟我們一塊不停地運作。好不容易到了休息時間,走出來,所有人都閃躲得遠遠的,深怕沾聞到那髒臭。

與移工合作的日子裡,我深知他們離鄉背井來台打拚,只為賺錢改善家計,所以總是盡力照顧他們,當他們生病、工傷時,我必帶他們去治療。有一移工喊我爸爸,逢人就說我比他爸爸對他還好;也有一泰籍移工,在泰拳擂台上被打得鼻青臉腫,不哼一聲,等工傷時我替他擦藥,卻對我撒嬌喊痛。另外還有一移工,工作時和朋友嬉鬧,被空氣管接頭插入肛門,氣體從肚臍爆裂出來;他出院後被派到我組上工作,考量他正在復健,上班時我就讓他休息,等身體狀況復原,才派工作給他。

在船上工作危險且辛苦,稍不注意就會受傷,我曾從鷹架上摔到船舷邊,痛得無法動;也曾因同仁用天車將船上樓梯吊到岸邊,沒綑綁好,樓梯從半空中掉下來砸中我,躺在地上兩個多小時不能動,所以我格外注意工安,也要求大家仔細小心。工作時認真,休息時便去買些涼的與移工們分享,透過打拚之情,建立友誼。

這工作我做了八年多,加了三次薪,後因受金融風暴影響,公司沒接到訂單,開始裁員,我也在資遣名單中。因緣際會有幸認識這群移工,雖生活習慣和價值觀均不同,但我誠心對待,也換來他們認真工作、適時完成任務的回報。這八年,我們相互學習,相互尊重,相互照顧,完成彼此人生階段性任務。

文章來源:聯合新聞 讀書人 2017.12.27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