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27 四月 2018

【友團專題】崔媽媽基金會:以雞婆精神當居住保姆

報導來源:停泊棧 第 73 期(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發行)
圖片出處:崔媽媽基金會

文◎吳家銘

「高齡化」是台灣不得不面對的社會問題。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定義:65 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達 7%時,稱為「高齡化社會」;達到 14%是「高齡社會」;若達 20%則稱為「超高齡社會」。而國發會推估明年(2019年)台灣將會跨入「高齡社會」;甚至預估到 2026 年,也就是八年之後,台灣的老年人口將突破 20%門檻,走向「超高齡社會」。

行動不便的長者,往返位於暗巷的租屋公寓,正是崔媽媽服務的對象。

長者租屋不易,市場排斥性高

面對高齡化、甚至即將到來的高齡社會所衍伸出的諸多問題,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副局長黃清高曾提出:「住的問題能解決,處遇的問題即解決一半。」可知「居住問題」是第一要件,居住如果不穩定,週邊的資源就無法進入協助老人各層面的需求與照護。財團法人崔媽媽基金會(以下簡稱「崔媽媽」)時常遇到弱勢族群的租屋問題,而崔媽媽為此做了「房東租屋給弱勢族群之意願」的問卷調查,從  1,000 份的調查報告中顯示,高達 91%的房東不願意出租,僅 9%表示願意看房但不等於願意出租。其中,尤以弱勢老人更難租到房屋;當房東見到老人來看屋時,都會表示已出租或是請他們另找其他租屋處。

崔媽媽的馮麗芳主任表示:「我們知道房東的擔心理由包括:第一、長者無工作靠補助的狀況;第二、長者的身體機能與居住環境無法配合;第三、憂心長者易發生意外事件。更重要的是,如果發生上述問題,房租勢必隨之跌降,影響房東收入。」馮主任舉例,崔媽媽在從事老殘租屋服務多年,有位老人因白髮蒼蒼導致每次租屋、每次碰壁,毫無例外。直到有一天他將頭髮染黑後,騙過房東才成功租到房屋。有些老人會請教會的朋友做保,才能找到基本安住的處所。但未必每位老人租到的房屋都能夠配合自己的身心狀況,曾有老人腳較不方便,但無力承租低樓層的房屋,考量自身經濟只能住在沒有電梯的公寓五樓。

「現在的租屋環境不單單是弱勢族群難租到房屋,就連有工作的年輕人都不一定能夠負擔得起房租。崔媽媽曾有幾位服務對象,剛開始四處尋找租屋處時,房東只要看到年紀較大或病殘的都不願出租,不然就是高額租金讓他們自動打退堂鼓。這些弱勢族群也會因為居住地不穩定,使資源遲遲無法進入協助。」社工不捨地說著。

崔媽媽社工帶弱勢老人前往看屋。

建構完整的居住扶助資源

因此,崔媽媽於去年以「我租我管@老殘安居」計畫,向基金會提案申請 2017 年萬海慈善【讓愛閃耀】專案,最終獲得 35 萬元補助。計畫內容為:崔媽媽先行向台北市、新北市地區的房東租屋,再由社工評估讓需要安住之老人承租,期間會制定服務計畫,如訪視關懷、居住環境評估觀察修繕及加裝設施、居住問題處理。入住後會立即建立安全網絡及連結當區的福利資源,不僅提供老人安全的住所,也能讓出租的房東得以安心。

社工指出,服務對象中的吳伯伯是榮民,經濟、生活自理的能力佳,但有重聽及視力問題,且因年紀因素租屋不易。經崔媽媽媒合房屋後,一直以來都很穩定,獨來獨往不喜麻煩他人,也不希望社工去打擾。不過崔媽媽仍要求每月過去收租,並主動連繫當地老人中心與里幹事,藉以定期關懷並維持聯繫。某日吳伯伯突然跌倒,住院治療後返家休養;但幾日後社工探視時,吳伯伯卻不見蹤影,因此向老人中心、鄰里、里幹事、醫院等周遭系統查詢,均無人知曉吳伯伯去處,最後怕吳伯伯在家發生意外,社工協同警消、房東破門而入,幸好吳伯伯不在屋內。後來等吳伯伯返家,才知他回大陸休養療傷。

社工說,從吳伯伯的案例代表崔媽媽在做老殘租屋時,皆謹慎地為服務對象建構安全的網絡。去年(107 年)崔媽媽成功與一名萬華透天厝房東參與方案,同年二月媒合一名身障女性入住。崔媽媽期許「我租我管@老殘安居」能夠繼續成功開發更多房東參與,讓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受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