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21 五月 2018

【新聞剪報】為了照顧無國籍寶寶 她不怕被起訴

楊婕妤創辦關愛之家,半生奉獻照顧愛滋病患、落難外籍移工及寶寶,她像顆小太陽,源源不絕散發出暖能量,她說看了很多事情,不幫很痛苦,幫久了漸漸變成一種習慣,不曾疲累過。

楊婕妤,62歲,關愛之家創辦人

撰文◎郭逸君 攝影◎楊弘熙

從小,我的家庭就很辛苦、很困難,爸爸有精神病,我有九個兄弟姊妹,我是老么、第九個,小孩子多啊,媽媽煮飯時米沒了、鹽沒了,就會叫我去和鄰居借,借久了,鄰居小孩都會對我擺鬼臉:「又是你,你又要來借什麼,羞羞臉!」

年輕時後,我也是先上車、後補票,到台北流浪,挺著大肚子也不敢跟家人講,後來離了婚,當單親媽媽,雖然吃了很多苦,但是也越長大、越來越強壯,你會想到你以前有多辛苦,看到受苦的人,我會想幫忙。

開始照顧愛滋病人,其實是因為一位朋友田啟元,看到他生病、被社會排擠,沒關係我來幫忙吧,照顧的人越來越多,生老病死都是開支,我到處打工、也開過花店,後來才成立關愛之家。

除了愛滋病人,關愛之家從二十幾年前,就開始收容落難的外國人,隨著台灣引進外勞,衍伸了一些社會問題,這七年來,移工小孩子的數量一直再增長,醫院生了一個外籍孩子,沒有立即做通報,媽媽出境了,如果通報制度沒做好,很多棄嬰會留在台灣,政府後來也發現這個問題。

楊婕妤臉上總是笑咪咪的,像顆能量源源不絕的小太陽。

我相信,人都有一顆心,如果這個心夠溫暖夠熱的話,你看很多事情不幫你會很痛苦,幫久了變成一種習慣。協助這些媽媽照顧小孩,我不會問安置費用有多少,都是先幫再說,對待這些孩子,就像自己親生的孩子一樣,每天呵護他們,希望他們在台灣的這段時間,可以有愛的成長。

曾經有個寶寶,叫葡萄柚,他才幾個月大,身體還好小,因為感冒症狀送醫,轉加護病房救不回來,因為是移工的孩子,沒有身份,不能開死亡證明,相驗檢察官跟我說,我可能因為過失致死被起訴。

這是一個要有擔當的工作,而且遇到任何困境意外,心裡的譴責,會多過幾十年的付出,可是不能因為恐懼,就不去做這件事,所以要有擔當,有能力去面對這些挑戰,不管未來有沒有起訴我,這都不是我的重點。

每個月都會有幾個小孩,跟著媽媽一起回母國,孩子回家我很高興,心理放下一顆石頭,又一個個案結束了,對他們沒有什麼期許,平平安安長大就好。

小孩子五歲以前是完全沒有記憶的,他們現在講中文,但回母國不用半年,就一句中文都不會講,也可能忘了曾經在台灣生活過,他們忘了我,我也不會覺得遺憾,小孩子健康平安就好。

每個小孩子離開,我們會送他一本相簿,裡面都是他在台灣生活的紀錄,他的媽媽也許會跟他講,他曾經在台灣生活過,有個地方叫關愛之家,那裡有一個很好的人,叫咪咪,再過十年,小孩子差不多成年了,他們自助旅行來台灣來,也可能來找我咪咪,我想會的。

擔心被遣返,移工只能逃離原雇主,四處打黑工,孩子成為無國籍的透明寶寶。

報導來源:壹週刊—《愛濃於血緣》專題 2018.5.11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