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17 六月 2018

【新聞剪報】家是照護的基地,醫院是修補的場所

2018 年 5 月 21 日,世界衛生大會研討社區健康照護工作。

數十年來,呼籲增加經培訓之受薪社區健康工作者的聲浪不斷,希望能使基層健康照護觸及更多民眾。然而,許多國家依然在增設社區健康工作者這條路上走得跌跌撞撞,雖然有壓倒性證據顯示,這類計畫對於促進國民整體健康好處多多,特別是孕產婦及兒童健康。

盧安達結合社區健康保險計劃及社區健康工作者的投資,為該國帶來有史以來最低的孕產婦死亡率,可見投入資金確實能拯救不少性命。

聯合國愛滋規劃署執行長 Michel Sidibé 表示:「非洲承擔了全球 25% 的疾病負擔,卻只有 3% 健康工作者服務於此。我們必須適當調整針對社區健康工作者的投資,保障家庭健康及衛生安全,讓任何人都不會掉出網外。」

四十年前《阿拉木圖宣言》(Declaration of Alma-Ata)宣示基層健康照護是促成社會整體健康的首要關鍵,如今全球健康領袖齊聚一堂開會,分享在地經驗,研討如何全球性規模推動工作,以提升社區健康工作者的成效。

這場會議由厄瓜多及衣索比亞召集,於瑞士日內瓦 5 月 21 日作為第 71 屆世界衛生大會的平行單元舉辦。與會者包括各國社區健康工作者、健康部長、專案主任、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與曼德拉共同創辦「長者」組織的 Graça Machel 以及聯合國愛滋規劃署執行長 Michel Sidibé。

來自印度的社區健康工作者 Sunil Kumar 分享自身經驗說明醫療服務之於偏遠社區的重要性。他描述自己如何在印度雨季奮力抵達一名待產孕婦所在的偏遠地區,儘管當時河川氾濫相當危險,他和同事仍堅持走完最後一哩路,好讓新生兒能平安生產——這明白提醒了我們社區健康工作者無可取代的附加價值。

厄瓜多、衣索比亞、那米比亞等國健康部長及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常務秘書則談論他們在增設社區健康工作者的嘗試過程中,所面臨到的成功與挑戰。

衣索比亞健康部長分享該國現正擴大辦理的成功計畫模式。衣索比亞的健康擴展計畫結合政府及國際募款等財務來源於 2004 年開始實施,現今已配有超過 38,000 名經培訓之受薪社區健康工作者。該計畫成功降低當地孕產婦死亡率,改善環境衛生安全,並緩和當地主要傳染病的發生率。

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表示:「我們正見證全球健康覆蓋率的成長勁道。基層健康照護暨是促進也是預防,而社區健康工作者正是其骨幹。」

2017 年 7 月,非洲聯盟委員會(AUC)通過一項提案,在聯合國愛滋規劃署的支持下,預計在 2020 年達成招募訓練並部署 2 百萬名社區健康工作者的目標。聯合國愛滋規劃署近來與世界衛生組織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CEF)密切合作,支援非盟委員會針對全非洲社區健康工作狀況進行首次盤點調查。調查成果及建議將會在今年 6 月非洲聯盟高峰會時呈交給各聯盟國領袖。聯合國愛滋規劃署現正支持各國落實這項意義重大的提案。

然而,許多國家雖然採取積極行動,仍在擴大計畫規模的過程中走得跌跌撞撞。納米比亞健康部長表示:「我們訓練了 2,000 人,對於 230 萬人口來說比例很低。而且受限預算削減、行政效率低落及資源不實使用等因素,並非所有人員都能上線提供服務。」

與會者提及的其他挑戰包括交通運輸問題、科技及通訊支援(如智慧型手機)不足以及最高層政治領袖的態度等。

2018 年 5 月第 71 屆世界衛生大會,挪威健康部長 Bent Høie。

挪威健康及照護服務部長 Bent Høie 表示:「健康照護系統必須由下而上建立,而起始點正是社區健康工作者。」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健康處長 Stefan Swartling Peterson 分享烏干達前健康部長 Francis Omaswa 教授的一段話為會議精神下了傳神的註解,他老是被恩師諄諄提醒道:「家是健康照護的基地,而醫院是提供修補的場所。」他並強調社區健康工作人員不能孤軍奮戰,相關系統、支持鍊及資料管理等缺一不可,如此計畫才能達成真正的成功。

Graça Machel 強力主張任何一個國家都應投入這場全球運動,承諾增設經培訓之有給職社區健康工作者。她於會議總結致辭:「別讓我們 2030 年回來開會時,說我們承諾過卻失敗了……這絕對不容發生。」

報導來源:聯合國愛滋規劃署 2018.5.22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