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1 十一月 2017

【關愛移工】印尼的自尊:「零國際幫傭」的背後(下)

黛西的父母。(攝影/楊智強)

為了賺錢,賠了性命

黛西的父親指出,黛西在3年的合法工作簽證結束後,因為想要繼續賺錢,不想出境、不願再付給掮客大筆佣金,所以非法滯留台灣在手機殼工廠工作了2年。但在一次車禍事件中,黛西陷入昏迷,進入新北市的醫院。

家人因為沒有錢買到台灣的機票,心急如焚,得到的資訊相當片段。再加上黛西非法滯留的身份,在台灣完全沒有可以幫忙她的人,只有幾位熱心的印尼同胞跟黛西的家人保持聯絡。

黛西在台灣醫院待了3個月的時間,最後透過外南夢的互助會還有印尼政府的幫忙,才將癱瘓的黛西送回家鄉。但不幸的是,黛西最後仍在回鄉2個月之後撒手人寰。

「我們無法判定黛西的死亡最主要的原因為何,因為她在台灣的醫院住了3個月。我們沒有詳細的相關病例。」黛西主治醫師、外南夢縣公立醫院醫師崔斯納(Tresna Risman Tara)接受專訪時指出:「在我們這間醫院裡,從2015年到現在,總共就接受過3個在台灣工作後癱瘓的病患,包括黛西在內的其中兩位過世了。」

蘇姬阿敏跟黛西的例子說明了印尼移工在台灣脆弱的一面,也反應出佐科威推動「零國際幫傭計畫」的原因。

事實上,印尼輸出移工已多年,早就看出台灣法制的不健全。

「你想想看,在一般的公司裡,全公司幾十幾百位員工,只有少數的人是管理層。但是如果你在雇主家裡工作的話,雇主的爸爸、媽媽、兒子、女兒全部都可以使喚你,這樣你的壓力不會大嗎?」印尼Binus大學,專門研究移工議題的教授教授卡蘭保(Charan Bal)受訪時指出:「除此之外,她們必須住在雇主家裡。這樣一天不就是24小時待命嗎?工資還這麼低,合理嗎?」

卡蘭保再補充說:「因為住在雇主的家中,才常有性騷擾或是超越僱傭關係的事情發生。雖然除了台灣之外,新加坡跟香港也都是這樣,但應該要向加拿大等西方國家看齊,給看護自己的宿舍,才會有健全的工作環境。」而印尼政府其實也了解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在佐科威上台後,就提出相關的要求。

基本薪資、住宿舍與加班費

印尼政府在2014年向台灣提出了3個條件,分別是看護應該要納入最低基本薪資(註5)的保障;不需要跟雇主住在同個屋簷下,看護要有自己的宿舍;因為不需要跟雇主一起住,所以工時固定,加班必須付加班費。若滿足,才會繼續允許對台灣輸出印尼籍看護。


2016年9月15日,台灣法定基本薪資更改為每月21,009元,每小時基本工資為133元。

雖然台灣政府沒有答應印尼政府的要求,但是在2015年8月,台灣跟印尼、菲律賓、越南與泰國等政府達成協議,將凍漲了18年的家庭看護薪資從15,840元調漲至17,000元。而在2017年2月,印尼官方再度提出要求,希望台灣政府將薪資從17,000元調漲為19,000元。

除了台灣之外,為了因應印尼政府的政策,汶萊政府也釋出善意,在2016年4月宣布,將原本每個月的250汶萊元薪資(約5,300台幣),提高到350汶萊元(約7,500台幣)。另外,香港勞工及福利局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坦言,要立法讓所有的看護離開雇主家中(註6),住在宿舍仍有困難。

香港在2003年之前,並沒有規定外籍看護/幫傭(以下稱看護)必須要居住在雇主家中。但在2003年之後,香港政府為了防止看護居住在外時非法打工,因此訂定法律,要求看護必須居住在雇主家中。但此項法律並不包括2003年前原本就跟雇主協定、住在宿舍的看護。另外,香港的高房價,也是推動看護跟雇主分居法規修改相當大的阻礙之一。

從近年印尼官員接受採訪時透露的訊息可看出來,印尼政府並不是要停止看護工的輸出,而是希望改善同胞們在國外的待遇。尤其若印尼國內的經濟狀況沒有改變,要禁止國人到海外尋求生計,有如緣木求魚。

根據外媒報導統計,在2014年前往中東禁令未發布前,印尼移工從該區域匯回國內的金額總數是28億7千多萬元美金。而在2015年禁令發布後,金額飆升到35億2千萬美金。

由此可見,雖然海外許多國家的工作環境險惡,不論是廠工或看護,仍希望到國外工作賺錢,維持家庭生計。但看到黛西父母涔涔流下的淚水可以想像,若要他們再選一次,他們可能不會同意讓寶貝女兒,踏上這條不歸路。

不少以往對於出國工作懷有憧憬的印尼女性,在悲傷故事口耳相傳下,動搖了原本美好的台灣夢;加上佐科威的中東禁令以及在今年開始的「零國際幫傭計畫」上路後,她們出國的門檻也相對提升。

在這樣大環境的改變下,台灣若不正視這個狀況,改善外籍看護的勞動條件,原本以為只是印尼政府「狼來了」的虛張聲勢,也可能成真,並且重重影響台灣社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