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1 十一月 2017

愛滋寶寶 需要更多理解關愛

愛滋寶寶 需要更多理解關愛

2012-10-2【中國時報】

【楊婕妤】

日前「癌症重症病童中途之家」要設立在台北市錦安里,卻遭受到少數里民反對,引發軒然大波;但最近新聞傳出當地油杉協會不但歡迎中途之家的遷入,還號召居民清理周遭的環境,為入住的重症兒童打造一個更好的環境。這讓我想起當年為了設立「關愛之家」同樣遭受社區居民抗議甚至訴訟要求搬離,感受格外深刻。

這一晃眼,八年過去了,我們已獲得大部分社會民眾的認同。我一再強調包容與理性是溝通最好方法,且透過教育以降低社會大眾對於愛滋病誤解與恐懼,進而社會大眾才能以「愛」來化解彼此的衝突與矛盾。

盼盼是我第一個接收的疑似愛滋寶寶,因母子垂直傳染染上愛滋病。消息曝光後,民眾都不敢到這家醫院就診,醫院只好決定把他送走。不論是孤兒院或是寄養家庭都不敢收容他,當我知道這件事後,立刻決定把他接過來。一般新生兒在一歲半以前會產生新抗體,而盼盼的愛滋病抗體是從母體得到。只要經過悉心照顧,再提供新生兒一個半月預防性投藥,大部分孩子體內的愛滋病抗體在一歲左右會慢慢消退。皇天不負苦心人,盼盼十個月大的時候,醫生再度為他驗血,檢驗結果顯示體內愛滋病抗體已經消失了。目前盼盼已經九歲了,在美國的領養家庭過著幸福的生活,我真的很為他高興。

我常常和這群被愛滋病感染的孩童睡在協會二樓,如果半夜小孩哭鬧,我就會馬上安撫他們,對他們來說,我就像他們的媽媽一樣,細心照料這群折翼的小天使。對我來說,我從他們身上獲得更多的愛,我常跟我自己說「如果我不能給他們一個安全的避風港,他們該怎麼辦?」這是我的責任,也希望社會大眾能跟我一起分擔這麼重大的責任。

因為民眾多不了解或不重視,認為愛滋病是很容易傳染而排擠這群感染者,甚至連家人也遺棄他們,就越容易讓病患邊緣化或退出防疫照護體系,因而形成防疫的缺口。愛滋病是必須透過不安全性行為、血液直接傳染、母體垂直傳染才有可能感染,日常生活中並沒有傳染疑慮,我和協會裡的志工跟病友朝夕相處這麼多年,甚至為這群病友把屎把尿,還不是一樣過得好好的,也沒有任何人被感染,真的無需這麼驚恐。

愛滋課題是全社會的責任,政府和民間都需要共同努力。自從抗愛滋病毒藥物研發以來,感染者從平均感染後存活七年的壽命到現在的三十七年,這表示愛滋病已如治療慢性病一般,只要按時服藥,聽從醫囑,就可活出精采而快樂的人生,希望大家一起努力,透過了解與包容,讓「愛」與我們同在。

(作者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祕書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