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1 十一月 2017

【志在關愛】緣分~就是這麼的美妙

我們是戶口名簿以外的家人
圖片來源:田田媽咪

 

文 / 關愛之家志工 田田媽咪

從來沒想過會成為一名志工,總覺得自己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奉獻在家庭以外的人事物上。就在學佛的過程,有位師姐告訴我,修行起步最大的敵人就是這個「我執」,我沒空!我不會!我不行!「我執」就像是一道高牆,使我孤立寂寞,與他人對立;也會覆蓋我的慈悲心,變得自私起傲慢。他說:「你該跨出腳步,去做志工,對家庭朋友外的人做付出。」於是開始想……我能做什麼?

 

直到2013年有一天,小姑聽聞在興隆路三段有間育幼院,他想捐贈一些物資,請婆婆代為前往先行了解院方需求,婆婆與先生描述著他們所看見的;一座外露在建築外的兩層樓梯,看似與世隔絕又孤獨的城堡,裡面盡是幼童的嬉戲聲,夾雜著嬰兒的哭聲………

 

這個陳述的畫面植入我的腦裡成為一顆種子,慢慢發芽了!半年後,2014年的春假結束後,我登上了這座城堡,關愛之家文山婦幼部。

 

走進院內,潔淨整齊燈光明亮是我的第一印象,深深吸了一口氣,空氣清新宜人,雖是陌生,但……!又覺得孰悉(腦海裡的畫面)盡是幼童的嬉戲聲,夾雜著嬰兒的哭聲,一眼望去,這裡的孩子幾乎都有著一雙明亮的大眼,仔細聽著那群忙著照顧小孩保母的口音,有越南的、印尼的、還有菲律賓的,這是國際性的育幼院???心裡是這麼想著。

 

進門的桌子上放置一瓶消毒水,我自行拿起來噴了兩下戳戳雙手,像似磨拳擦掌告訴自己,我準備好了!

 

剛開始的前兩個禮拜,我默許自己一個星期排定三天,去那裏幫忙照顧孩子、餵奶、換尿布,上午先整理完家務買好菜,約十點鐘過去,下午四點回家。但!有一天聽到創辦人楊婕妤(楊姐)說:早上七點幫BABY洗澡的時間是最忙的。於是隔天我便調整時間加入戰場。那景象說像打仗,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關愛之家文山婦幼部圖片來源:關愛之家

感受慈悲~人間菩薩

兩個月後,楊姐邀約我參加一場關愛之家董事會議,他客氣的對我說,請幫忙去湊湊人數。當時,我是想更了解什麼是關愛之家?於是,我出席了!

 

在那場會議中,楊姐說,在30年前,她是一位剛離婚帶著兩個孩子生活的單親媽媽,當時他成立一家廣告設計公司,請就讀師大美術系的學生田啟元幫他畫圖,因上成功嶺體檢時,愛滋病的身分曝光被登上媒體頭條,引起社會喧嘩,該校的學生和家長因為擔心傳染,聯合簽名抵制他回校就讀而自動退學。連他最愛的家人也因無法接受及諒解,從此,他沒有了家。熱心的楊姐收留照顧他,也因此開始愛滋收容的工作,長期提供病人乾淨清潔的養病場所,感染者安全溫馨的臨時避風港。

 

溫柔婉約的笑容裡帶有慈悲的力量,楊姐的一句話,她說:「人道的救援是沒有條件的。」當下我被這句話感動了!像是一股強烈的熱能灌入全身,我恍然開悟。原來,任何環境皆是修行的道場,一個人、一個念頭、一個行為、一個動作、一個態度、一句話皆可成就個人修行,而眼前的楊姐就是人間菩薩。

 

院內透過移民署轉介安置的移工(外籍媽媽,他們都是短期安置),有來自越南的、印尼的、菲律賓和泰國不同國家,離開家鄉到異國打工,每個人的背後都有屬於他們的故事,他們在無依的時候,楊姐幫助他們,提供住所與膳食、協助就醫、生產、出庭或申請長期居留證或取得國籍,並也同時協助落難外籍人士或外勞順利返回他們家鄉,每個人都說著一口中文(暫不討論流不流利,因為,鬧了好多好多的笑話!),在這裡他們可以方便照顧到自己在台灣生下的孩子,也幫忙照顧其他遭棄養的孩子和愛滋遺孤。讓我感動的是,這些外籍媽媽在餵小孩吃飯的時候,總是先餵飽其他的孩子,才餵自己的孩子;洗澡的時候,也總是先洗別人的孩子,最後,再洗自己的孩子。每天透過四到五次的清潔工作,認真努力的維護院內的環境,照顧孩子們的飲食及健康,與他們閒話家常中得知,他們懂得飲水思源,學會了感恩,他們說:非常感謝關愛之家,感恩咪咪(楊姐)關愛之家大人小孩都著麼叫著。

 

楊姐說:十八年前,安置移工是個意外,如今這群人,成了收容的孩子和成人部愛滋病人的照顧者。也因此觸動了我,爾後幾乎每天在院裡幫忙,從白天到夜晚,待的時間越來越長,越是讓我看見更多的感動及不捨的事。小孩看醫生、打預防針、買菜、倒垃圾、載接物資、接送孩子上下學以及半夜遇到外籍媽媽要臨盆,也都得從睡夢中醒來送往醫院生產。創辦人楊姐和文山婦幼部主任SU SU對於院所裡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事,都是親力親為。楊姐沒有自己的房間,也沒有床,她把有限的房間和床鋪留給病人,留給保母,留給孩子,自己卻是席地而睡,數不清的幾千個夜晚,她都是睡在孩子堆裡,孩子的哭聲總是讓楊姐在半夢半醒中渡過。曾聽楊姐說過,她一天睡不到三個小時的好覺。

給孩子及媽媽一個安心生活的空間-20140723161425圖片來源:關愛之家

載浮載沉 勇往直前

在關愛之家兩年多了,過去的30年,我無緣參與,從網路大大小小無數的新聞媒體報導得知,2006年楊姐獲得厚生基金會頒發醫療奉獻獎,她是第一位非醫療人員受獎者,雖然受到肯定,但!每個月上百萬的醫療及照顧人力成本,讓她陷入困境,得獎後幾天,因為愛滋寶寶沒奶粉餓得哭鬧,情急之下,到藥房偷了一罐奶粉和二包濕紙巾,被移送法辦。文山婦幼部設在再興社區內,因住戶對收容者有疑慮,到處抗議、陳情,希望關愛之家能遷走,不得已告上法院。2006年法院已判決關愛之家可合法居留在再興社區。

 

2014年3月台北市社會局頻頻上門,對於外籍媽媽、寶寶們進行「特別列管」的情形,天天有警員上門要求盤查身分證,甚至逆向找碴關愛之家小孩人數過多,而不以安排更大的收容空間等方式解決社會問題。甚至還發文給移民署,要求不准再轉介個案給關愛之家一事,就連志工竟也遭員警盤查身份證。秘書長楊姐說:台北市社會局受附近住戶壓力,要求員警「照三餐」盤查文山婦幼部,同年七月我們一行人剛好前往澳洲墨爾本參加第二十屆國際愛滋大會,在地球村的攤位前,我們將關愛之家的安置者在台灣遭受不平等的待遇,尋求國際NGO支援,對抗台北市政府歧視人權、無理打壓。

 

因緣成孰,我有幸登上這艘,我喻為汪洋中的一條船。這艘船曾經遭受無數次風雨險境,歧視和污名,這艘船有如在暴風雨中飄搖,卻依然無畏無懼的載著愛滋感染者照護工作跨越30年,載著落難外籍移工人道救援工作步入20年,引渡許許多多的人,重登幸福人生的彼岸,這是一個家,一個冬暖夏涼的家,一個遮風避雨的家。在這裡有熱騰騰的飯菜,BABY有熱熱的牛奶和一群戶口名簿以外的家人。

%e9%a0%81%e9%9d%a2%e6%93%b7%e5%8f%96%e8%87%aa-%e9%97%9c%e6%84%9b%e4%b9%8b%e5%ae%b62015%e6%9c%83%e8%a8%8a%e7%b6%b2%e8%b7%af%e7%89%881關愛之家會訊2015
圖片來源:關愛之家

不忘初衷

常有其他的志工朋友以及院內的春奶奶(2015年號關愛之家會訊中一篇春兒盼團圓說著他的故事)問我,為什麼每一次在這裡看到我的臉,都是開心的笑著,我的回答是不忘初衷!我一直提醒著自己不忘初衷!

 

我不是因某人而來關愛之家,也不會因誰而離開關愛之家,

引用五月天一首歌離開地球表面中一段歌詞:

丟掉手錶 丟外套 丟掉背包 再丟嘮叨

丟掉電視 丟電腦 丟掉大腦 再丟煩惱

衝啥大 衝啥小 衝啥都有人唱反調 恨得多 愛得少………

 

當初,我在找尋一個修行的道場,修我的太…執著、忌妒憎恨、自私抱怨、傲慢自大。在這裡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犯錯了,立刻自省修正,隨時保持正面的心態不抱怨、不生氣、不批評。漸漸的我發現內心的世界遺失了雜亂的執著、忌妒憎恨、自私抱怨、傲慢自大、欲望名利和防衛心,體悟生命真正的快樂!

 

真正快樂的葵花寶典

心能決定一切,我時常想一個問題,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撐著楊姐一路走過30年?我想我終於了解了!無分別平等的對待,無條件無所求慈愛每一個人,真誠為了幫助他人離苦。

 

如果有一天,你也來到關愛之家,看見哭泣的孩子,不論長相、性別,請暫時丟掉你的喜好 (我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請抱抱他、哄哄他,餵他喝奶、餵他吃飯,幫他換一塊乾淨的尿布;如果是成人部的愛滋病人,也請丟掉你的害怕與歧視,陪陪他、和他聊聊天,這種奉獻不同於世俗的愛,就像一輪滿月般,圓明、溫暖,能夠帶給我們內在的力量與喜悅,儲滿無限的續航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