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14 十一月 2017

【新聞剪報】仲介費還不完 台灣是移工的黃金之島或貪婪之島?

南方澳的外籍漁工趁著出海空檔坐在船頭休息。許多移工帶有發財夢來到台灣,卻感到失望,然而他們也沒有退路。記者陳熙文/攝影

南方澳的外籍漁工趁著出海空檔坐在船頭休息。許多移工帶有發財夢來到台灣,卻感到失望,然而他們也沒有退路。記者陳熙文/攝影

「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都叫台灣『寶島』,我想『黃金之島』才更貼切。小時候媽媽跟我說有一座黃金之島,所有人都來找黃金。有些人找到了,有些人把命留在這裡,也有不少人回鄉時只餘白首。」-《逃》

我國自1989年10月,因國內產業結構變化,首度以「14項重要工程人力需求因應措施方案」引進3000名勞工,並在1992年通過「就業服務法」,正式開放外籍勞工來台工作後,25年來移工人數成倍數成長。截至今年9月為止,根據勞動部統計,移工來台人數達到新高峰,突破66萬人,其中逃跑移工就有5萬2千餘人。

這些移工大多帶著掏金夢來到台灣,希望最終能夠衣錦還鄉,為了實現這個夢想,許多人不惜離鄉背井,情願貸款繳交高昂的仲介費來台灣工作。他們心裡抱有一個台灣夢,但現實與理想之間總是有誤差。

來自印尼中部的小月(化名)到台灣工作已有5年。為了來台工作,她向銀行借錢,並承諾付出接下來9個月的薪水才得以來台灣當家事工,專門照顧僱主阿嬤。然而她好不容易抵達台灣,才發現工作繁重,幾乎得全天24小時待命,一刻都不得閒,連腰痛想休息都不准,僱主還在家裡裝監視器監督她的一舉一動,但於法規定她不能任意換僱主,小月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私底下向朋友抱怨老闆不好,朋友慫恿她逃跑。於是她也成為眾多逃跑移工的一份子。

長期關心弱勢移工的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說,這幾年由於網路發達,移工會在網路上分享彼此的工作經驗,逃跑案例也有增多的趨勢。她說逃跑的理由很多,有的是工作太多,不但要顧老人,還要顧小孩,更要兼顧打掃;有的是僱主喜歡打人,甚至被僱主強暴;有的則是來到台灣才驚覺景氣沒有想像中來得好,工作機會不如預期。已經欠下仲介費,甚至可能在家鄉抵押鉅額保證金的移工沒有退路,不得不另覓生路。

楊婕妤認為,移工要是選擇踏上逃跑一途,不但與警察賽跑,也與時間賽跑。由於逃跑移工一旦被抓到,就再也不能入境台灣,多待一天就多賺一天錢,少數人運氣好,在異鄉賺取夢寐以求的財富,有的人運氣不好,逃跑隔天就被警察抓住。在這座島上,他們被迫參加一場捉迷藏,輸贏聽天由命。

小月算是非常幸運,在台打黑工這幾年攢了不少錢。她驕傲的說,她已經用賺得錢在老家蓋房子,還買了兩台代步用的機車。我問她這樣花了多少錢,她算了算說,花了台幣300萬元。楊婕妤在一旁瞪大眼睛,直說沒有這麼多錢,鐵定是小月算錯了,小月則笑而不答。我想,正是像小月這樣的幸運者,讓移工們前赴後繼。

一條不能反悔的不歸路

 

「他們(移工)抱有很大的希望」,神父阮文雄說。「他們的希望是用最好的辦法解決他們的困境。」可能是供應孩子上學,或者奉養父母,甚至展開新的人生,台灣儼然是他們的答案。

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的神父阮文雄,是難民出身,21歲因越南赤化搭乘小船冒險逃出越南,在茫茫大海上他被貨輪救起送至日本難民營安置,也投入神職。1992年,他選擇來台傳教,也投入協助移工的工作。2004年,阮文雄於桃園成立「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成為不少移工的庇護所。被問到究竟幫助過多少人,阮文雄仰頭想了一會兒說,這13年來,辦公室至少已經處理超過1萬5千件移工案件。

阮文雄說,以越南而言,許多勞工已經到過台灣,他們部分帶著令人眼紅的財產回到家鄉村落,買下大房子,有很大的房間,這些人成為台灣的活廣告,令同鄉心動不已,再加上仲介公司的宣傳,讓他們一想到賺錢就想到台灣。尤其比起日、韓,來台的門檻較低,基本薪資又比照本國勞工,更讓仲介有機可趁。

他直言很多人就是被仲介騙來的。仲介承諾有很多工作,及很多加班機會可以賺加班費,讓移工願意獻出高價的仲介費用,以為來台工作後不久就能清償債務,結果卻不是這麼回事。

阮文雄說,移工來到台灣經常是接手本地人最不願做的工作,很多去收垃圾、上漁船到遠洋捕魚,或走入工廠與化學製品為伍等,工作內容又髒、又臭、又危險,若是有加班費還好,若是沒加班費,薪水東扣西扣其實跟家鄉薪水差不多,儘管待遇不好,他們也不敢讓家人知道。

「最近有一位來台灣工作的移工10天就死掉了。心臟的問題,」他說。「但是我問他太太,他太太說他在越南從來沒有心臟的問題,也從來沒有抱怨過累。」阮文雄嘆口氣說,「可是我懂他為什麼沒跟家裡人講,百分之百是怕家人擔心,很多人斷手斷腳都不說的。」諷刺的是,這名移工之所以來台找工作,正是因爲台塑集團在越南的河靜鋼廠排放污水,污染水源,導致當地漁工失業,才逼不得已遠走他鄉。

不過阮文雄認為待遇還算其次,逼人逃跑的仍是那還不完的仲介費。「(否則)誰想要變成一個非法的?誰想要變成一個(成天)不安心的人?你逼他才會這樣。」

阮神父直言:「誰想要變成一個非法的?誰想要變成一個不安心的人?你逼他才會這樣。」記者陳熙文/攝影

阮神父直言:「誰想要變成一個非法的?誰想要變成一個不安心的人?你逼他才會這樣。」記者陳熙文/攝影

黃金島?貪婪島?

對此,我國曾主動「建議」外籍勞工來源國,仲介費以移工工作一個月薪資為上限。對台灣而言,問題看似鞭長莫及,但台灣絕非如外界所想,是食物鏈中無辜的旁觀者。阮文雄指出,台灣作為勞工引進國,移工在家鄉付出的仲介費其實最後多回到台灣仲介的手上。台灣不僅僅是剝削移工的共犯,還是幕後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據最新統計,目前在台工作的外籍勞工以印尼人最多,高達25萬6千餘人,其次是越南人,有20萬人之多,然而5萬多名逃跑移工中,竟是越南人居冠,佔其中的48%。分析原因,越南人長得與台灣人相似,又已建立相當規模的在地網絡,有利於彼此介紹工作,成為他們逃跑的優勢,但受訪的勞工仲介指出,越南的仲介費最貴才是他們逃跑的主因。

來自菲律賓的Mary(化名)從事移工仲介長達11年,她表示,儘管法律規定國內仲介不能收費,僅能收服務費,並照第一年每月收1800元、第二年1700元、第三年1500元的規矩,但仲介私下向移工酌收高額費用已是業界公開的秘密。她指出,以行情而言,菲律賓的仲介費最便宜,約為台幣6萬元至7萬元;印尼和泰國的價格則落在台幣10萬元左右;比較起來,越南仲介費高得嚇人,價格約在5000至10000美元之間。

Mary說,這筆費用雖是由國外仲介經手,但多數會回到台灣仲介。雖然每一家仲介拆帳的比例都不同,但就她所知,若是仲介費為5000美元,本國仲介只會留下1000美元,剩餘4000美元會全數交給台灣仲介,此款項有可能全歸仲介所有,也有可能由仲介與僱主對分,全部都是沒有繳稅的「黑錢」。如此,形同台灣方面起碼掌握近8成的利益,也印證阮神父的說法。

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秘書長李麗華更直言,有時候台灣仲介與僱主根本是同一人,所得利益與地方勢力糾結不清、盤根錯節,更難被當局揭露。台灣彷彿一座掩飾作黃金島的貪婪之島。

新聞來源:聯合新聞網 2017/10/30

Scroll To Top